子湮

#欢乐吐槽向##两个傻叽#

看!那边有两个叽!

叶朝黎是在成都门口遇到他的22队友的,他的22队友是个看起来非常厉害的老藏剑,一身老校服老白发,身后一把橙武闪出来的土豪气息足以闪瞎叶朝黎的狗眼......叶朝黎以为自己抱到个大腿皆土豪队友能够轻松上段直升12段成为一只大叽。
直到第一场进去的时候,他的22队友叶溯晟迈出他的鸡爪子像疯鸡一样拦都不拦不住的冲向对面,接着来了一个....原地鹤归,转风车。在接下来的1分钟里,叶朝黎看到他的22队友就这么惨死在了对面天策的马蹄下,默哀几秒后退出了竞技场。
连续几场后叶朝黎得出了个结论:人傻钱多。
  默默吸了一口深沉烟,掐灭后叹了口气起身拍拍身...

#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策藏be##第一人称有点ooc#
#大概是脑洞向,来源于被会计的折磨x#

我们死情缘了。

那时正值扬州三月,桃花点缀于整个扬州城外,城外的居民以及过往的侠士纷纷停下脚步欣赏此刻的美景,甚至有的恩爱夫妻许下海誓山盟,在这桃花下许诺这一世夫妻。

当我把攒了好久的前买回海誓山盟放入包里去找他时,看见他背对着我只身在扬州城外的河岸上,手上枪因阳光的的照射下显得神气了起来,在他背后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本想着吓吓他然而他突然转身过来,眼神很是冷淡。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样的表情,心里也是一惊,赶紧乖乖站好,开始想着是不是哪里惹他生气了。

“我们死情缘”

恩?!脑子的一根弦突然崩...

#依然不负责任x##特别短...#

“若有朝一日天下太平,我会带着你走遍这大好河山”

“这可是你说的啊,要是不回来小心叶某扛着重剑就去天策府把你拖回来”

“拉钩!”

“好!拉钩一百年不许变”

后来呢?后来叶朝离每次清明节都会去看望他,在他的墓碑前摆上好酒,一饮便开始说着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但他仍然不信李溯言就这么死了,连尸首都没找着怎么就立上了墓?他要去找他

#朝夕相处,日久见人心#

“叶朝离,这些年我只问你一句.....你待我是真心的吗?”

“这位小将军,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名为叶朝离的男子听人话语后带着有些嘲讽的笑容,也不看人此刻神情,自顾自的翘着个二郎腿端起桌上茶轻轻抿一口,尔后放回原处。眼神轻暼站着的天策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才缓缓说出口。
“骗你感情挺好玩的”
不带着任何的感情,说完默默注视着人听后有什么反映。
站着的李溯言手稍稍握紧了些,他很不相信以前的叶朝离曾带着他一起闯荡江湖,一起吃饭睡觉,一起还偷偷去看过女孩子洗澡,虽然最后还是被女孩子一泼水浇到了身上...再然后,叶朝离跟他说要和他在一起,两人似乎成了整个山庄和天策府最羡慕的...

#脑洞##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子,叶子,我快走了。明年我再来看你罢。”

藏剑每年中元节总会看见一个天策将士会在他坟前插一株花或者一壶酒,这个天策将士也是有趣,喝着酒述说着军营的趣事给他听,偶尔看见他挠着头,看见他走来走去,看见从一个毛头小子成了一位大将军。

藏剑记不清这人的来头,隐隐约约似乎在哪里见过,怎么死的呢?也是不大清楚。模糊的记忆在脑海里回荡,在坟墓碑旁的树靠着睡着了。

“相逢之时,把酒言欢”

不知多久,身上竟感觉到阳光所带来的温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面前的竟是“藏剑山庄”四个大字。
藏剑山庄?这地方还真是.....
“叶子,叶子!”面前也不知何时看到一个毛头小子跑到自己面...

#只是单纯的818#

#大半夜的脑洞x#

是这样的,我情缘背着我找了三个!!三个!!!你能忍吗?!!
那加上我就是第四个了??
我是一个二少,情缘是个军爷←
本来我以为我们很幸福,直到看到那个琴萝....
对!!还挺可爱的这件事我是不会说的,琴萝拨动了她的琴弦然后奶上了我情缘!还是单独的那种!

你在外面有奶了!我挥了挥手不带走一点云彩...今晚吃个屁叽啊,你在外面有奶了。偷偷缩角落哭哭...我怎么可能会这么憋屈,这种时候我应该采取一点行动!没错我密聊了那只琴萝,我问琴萝你为什么要奶那个军爷?她说我喜欢这只军爷!exm??!于是我沉稳的回答道那是我情缘。哦,琴萝回了个这个字眼然后我就楞在屏幕前久久...

“纷纷雨,念故人”

“通常把这清明作为祭奠故人的日子”合上书籍,抬头看着在小桌子抄写着天墉的门规的玉泱,瞅着小家伙一脸的无奈倒是想起了自家师弟小时候犯错抄写门规时对自己撒娇让自己也帮忙抄.摇头苦笑,而如今他再也不在了…

“玉泱,好好抄写.回来为师便来检查”玉泱,是芙蕖前些日子从山下带回的孩子,现在自己门下做自己的弟子.初见他时,有些吃惊也有些诧异,分明就是屠苏的小版,尤其是眉间的朱砂。从思绪中回过神,听闻芙蕖道山下村民称朱砂意为不详征兆所以带他上来,是不是和屠苏师兄很像。不详征兆…垂眸想起自己的师弟,那个让自己疼爱的师弟……仔细观察着,说出以前屠苏对自己说过的话问着玉泱:“你为何执剑?”

“这样就可...

【卡带】如果你还听得见


带土视角+完结。很短很短的一个文


2)带土视角

“还没和你做朋友,还没和琳表白,好想和你们多待一段时间” 目送著卡卡西和琳离开自己也就放心了。再见了,琳,再见了,卡卡西……

“喂喂喂,卡卡西你这家伙果然很讨厌” 刚到训练场就被卡卡西那家伙说教,看着吧,我宇智波带土会超越你的,卡卡西!

琳喜欢的是卡卡西,卡卡西……他对我呢?对他来说我是什么?现在的自己真的够了,想这么多干什么……他怎么可能会喜欢吊车尾!对了,我又在想什么啊我明明喜欢的是琳才对……踢着石子看到了在河边的卡卡西。喂喂喂,这家伙不会想不开吧?

“吊车尾,你在哪里做什么?”糟糕……被发现了。

“管你什...

【卡带】如果你还听得见


第一部分,卡卡西视角

暑假在贴吧完成的一篇卡带文。


——————————————————————


在那边还好麽?带土

——卡卡西

卡卡西,我一直都在啊

——带土

1) 卡卡西视角

又是一年冬天。清晨,雨露未干,习以为常的来到慰灵碑前,垂敛目光紧紧盯著刻有“宇智波带土”的地方。心底默默质问着自己,自己是多久习惯这样了呢?是那个带有风镜的人改变了自己,让自己明白同伴的真正意义,不知为何,回想起那次战役,眼前仿佛浮现出过去与他在一起的日子,没想到……那次战役竟是永别。

我和他的联系只有他给我的写轮眼,升为上忍的礼物么……究竟是何时起才明白自己对他的心意?每日不...

子湮

一个渣基三的疯子x

© 子湮 | Powered by LOFTER